嫡女的娇宠日常

嫡女的娇宠日常

作者小笨月

古言连载中2020-11-20

在线免费阅读

  点点阅读网网为您提供主角是阮白虞和阮幕安的重生古言佳作《嫡女的娇宠日常》,是由作家小笨月所写,小说讲的是前世阮白虞因错信他人落得凄凉下场,如今她重生回来,一心只想着家人平安,然后再让前世伤害她的人付出惨痛代价,怎料她在复仇途中却被恶毒王爷阮幕安痴缠不放....

免费阅读

  阮白虞不看都能明白阮幕安眼里的那股子心累的绝望。

  作为一个女孩子,女工不成,厨艺不成,琴棋书画打架斗殴是样样精通。

  ……

  阮幕安叹了好几口气,看着冥顽不灵的阮白虞,默默告诉自己这是他宠大的妹妹,不能动手,不能动手,不能动手。

  阮沐初看着躺在炕上装死的女孩,无奈摇摇头,拉着阮幕安离开屋子,随后转道去小厨房了。

  阮白虞看着房梁,一时间感慨万千。

  她以前是不会,但是不代表现在的她不会。可她会了又如何,她就当自己不会,这辈子打死她都不要进厨房,碰针线!

  毕竟,学着鬼玩意的时候可是给她留下来不可磨灭的阴影。到死,都忘不掉自己曾经被逼着捏针绣花做衣裳。

  这世上最可恶的人,莫过于他。

  —

  说是回来歇歇,可第二天下午,阮幕安急匆匆就离开了。

  林氏拉着两个闺女,又是好一番感叹,然后和阮沐初说起了她的婚事。

  遣退了伺候的婢子,屋子里只剩下母女三人。

  林氏直接开门见山,“初姐儿,你想嫁个什么人呢?”

  阮沐初一呆,脸色微微泛红,娇嗔一眼林氏,“母亲,这…,这怎么好开口啊!”

  阮白虞就缩在一边,抓起一把松子放在一边,一边剥一边吃。

  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都是亲人,且说说,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林氏拉着自家大女儿的手,慈爱笑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阮沐初一时间也说不出来自己喜欢什么样的,见林氏依旧美貌温柔的模样,眼里有点羡慕,“自然是要想父亲这般的男子,稳重厉害,然后对我好点儿。”

  阮白虞剥了一颗松子喂到嘴里,“开春就是选秀,这个时候说婚事晚了。”

  他们都是侯爷的嫡女,势必要有一个进宫选秀。

  如今各家选秀的名额已经下来,这要是临时订个亲事,那是要诛三族的大罪。

  一说起这个,林氏脸上的轻松欢乐就淡了一些,“侯府有两个名额,咱们大房有一个,三房一个。”

  阮沐初看了看着一边和松鼠一样吃个不停的阮白虞,开口,“阿虞,你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  “都行。”对于阮白虞来说,选秀就是出门玩一圈然后就回来了,她是有十成把握不会选上。

  皇宫那个鬼地方,先不说是吃人不吐骨头,就龙椅上的那位,谁知道他能坐多久呢。

  要是她真被选上了,那长平侯府势必就要站在皇上一边,这岂不是害了全家吗?

  看着阮白虞漠不关心的模样,林氏叹了一口气,“最好是选不上,不然到时候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什么效忠皇上啊,都是屁话,关键时候还是要明哲保身。

  阮沐初耸了耸肩膀,“我是没有阿虞的那个脑子,这种费脑筋的事情让她去,最后就算是选上了没什么,做皇妃多威风。”

  “傻丫头啊。”林氏戳了戳阮沐初的额头,看着像极了自己的女儿,“后宫和前朝密不可分,选秀没那么简单,况且,皇妃能有多威风啊,还不如嫁个一般人。”

  阮白虞慵懒的缩着,瞧着阮沐初懵懵懂懂的模样,慢悠悠的开口,“母亲说的是,如今外面可是有这么一句话,皇后都没有修王妃威风,所以,做皇后都不如去做修王妃。”

  “呸呸呸!”林氏没好气剜了一眼阮白虞,开口骂了一句,“说什么呢,皇家事提不得,知道没?”

  “女儿知道了。”阮白虞将松子壳堆在一边,“母亲,我觉得我以后嫁个一般人就行,我可不想整日勾心斗角,太累。”

  阮沐初附和的点点头,“我也是,我也不喜欢。”

  林氏伸手搂住阮沐初的肩膀,“初姐是个性子温软的,嫁个一般的咱们好拿捏,不会叫初姐被欺负了去,但你虞姐可不行,咱们家两个女儿都低嫁可不行。”

  看着阮沐初满脸欢乐无忧,阮白虞自暴自弃了,“我…,算了算了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我听母亲的。”

  林氏瞧着阮白虞,没忍住笑了几声。

  阮沐初靠着林氏的肩膀,看着懒懒缩在椅子里没形象的人,心里不禁有些动容。

  “初姐,我和你父亲寻思着,等来年秋闱,给你在出色的寒子里面挑一个做夫婿,你觉得可行?”林氏搂着阮沐初,瞧着一边只管吃吃吃的人,好笑道:“我这院子里的松子都要被你吃完了,虞姐儿,你上辈子怕不是松鼠吧?”

  阮沐初瞅着那一堆松子壳,掩嘴笑出声了。

  “可能,大概?”不好说。

  阮白虞放下手里的松子,靠在椅子里,擦完手捧着汤婆子,“怎么说呢,寒门学子没见过世面,和初初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差距太大,我是不怎么建议的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林氏若有所思,觉得阮白虞所言有理。

  阮沐初笑了笑,抱着林氏的胳膊,“也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。到时候看了再说吧,况且,我也想多陪母亲两年。”

  “初姐说得有理。”林氏看着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两个孩子,都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。

  离开林氏的院子,阮白虞回长宁院了。

  盛开的红梅颇为好看,桃树则是光秃秃的在一边。

  素巧拿着几块兔皮料子走过来,见屋檐下看梅花的少女,附耳低语,“小姐,报官了。”

  “梅花香自苦寒来。”阮白虞笑了笑,看着院子里的白雪红梅,“素巧,你这算手最巧了,开春了去学刺青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—

  一个途径民房的男人见门虚掩着,本想进去顺点东西,不想去看到屋子里有一具尸体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一声尖叫吸引了不少人。

  官府接到报案,前来查看尸体的衙役一见尸体上的马鞭赶紧回去禀告府衙,府衙分分钟就把案子移交给廷尉了。

  长平侯府三房的马鞭突然出现到一具面目全非的男尸上,意欲何为?

  涉及到长平侯府,廷尉少卿也不敢太随意了事,索性去刑部喊上来阮幕安,一同去查看一番。

  低矮的民房落了一大层灰,家徒四壁,屋顶还破了洞,哪哪儿都在漏风。

  常年没有人居住的房子。

  阮幕安一见尸体,眉头蹙起,死者应该是死了好几天,因为天冷,尸体还没有开始腐烂,只是散发着腐尸的味道。

  凶手手段毒辣,死者生前遭受过非人的折磨,面目全非,致命伤是咽喉处的那个洞,致命伤应该是长条尖锐利器所为。
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查看全部目录

版权说明

作者其他作品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最热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

点击查看更多

网友评论

我要跟贴
取消